落花熙语

忘羡不拆不逆,头像来自@钰泠巧月-lz 神仙绑字@凌梦Lemon

害,小周18了诶……钢笔这东西最近和我对着干,没办法啊……祝我们的枪王大大生日快乐!

【今天我生日,老爸带我去配眼镜,测度数,滴那个眼药水,我现在看东西都是糊的一片,作业都写不下去了,还在搞生贺】

这次是子美的诗!毕竟上次是太白了,按照正常的都应该是子美的了。李杜诗篇万口传!(我在同学眼里的人设崩坏了,她看到我上次写太白诗那条了,说觉得和我的字太像了,但是又看到配文好中二,好像又觉得不是我……)

一直都特别喜欢李白的诗,那种豪放不羁的感觉真的让人喜欢,有一些诗里面又不乏看着就感觉伤感,真的把真情实感表达得很清楚了。下次我……有人想看其它诗人的吗?我的摘抄本里面啥都有。【太白的诗是我的白月光!】

这句话是在@摘纪录 那里看到的,印象太深刻了,真的。人生就要快乐啊,不快乐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呢?一个人就一辈子,请不要勉强自己。

【笔是高光笔,写起来好舒服】

我不知道写什么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有没有小可爱给我推荐一下一些诗句做文素鸭!我感觉我迷茫了,不知道写什么好,想复建


“比赛是充满无数偶然的东西,这也是我们需要重复站到场上的原因。如果假设就能有一个准确结果的话,那么比赛的意义又何在呢?从客观的角度,我无法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但是从轮回选手的立场,我始终相信轮回可以获胜,无论对手是谁!”

小江生日快乐!最近用的顺手的那支钢笔不见了……自闭了好久,才拿了一支便宜钢笔顶上!匆匆忙忙写的,加上不顺手,所以就不太好,抱歉了小江!

(彩墨是西州!拍出来闪全没了,更自闭了)

下周就要段考了!拜清华双杰保佑我!逢!考!必!过!

祝和我一样要考试的小可爱也能逢考必过!加油!

还债……拖好久了,本来想等新秀丽笔到了再写,但是觉得自己真的拖好久了……不满意的话请你们私我,可以改一次! @凌梦Lemon  @文祈-温情  @茶惊流光  @花裳月纱  @Parting

【魏无羡生贺24h 13:00】回

魏无羡的生辰之日在即,蓝忘机想了想,还是记得先问一下魏无羡本人想要怎么样过再做决定好了。毕竟蓝忘机也希望魏无羡是生辰能开开心心,满满意意地过。


当蓝忘去问魏无羡的时候,已经做好了魏无羡说一些腻腻歪歪的小情话然后再说自己不知道怎么过要什么的准备了。可是这次,魏无羡出乎意料地正经了一回。


他低下了头,眉眼放底,一副安静沉思的样子,和平时那个老是嬉皮笑脸逗蓝忘机玩的魏无羡截然不同,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让蓝忘机看着有些莫名的感觉。


“二哥哥,我……我干什么你都愿意陪我去,对不对?”魏无羡没有笑,就是很直接地问蓝忘机,眼神里面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坚定,带动着蓝忘机。


蓝忘机的眸子里面是平淡的,但是手却默默地搭上了魏无羡的手,紧紧地握住了,低沉的声线里轻轻的说出了最坚定的话:“是的,你所做的决定我都会尊重 我信你。”


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下,魏无羡又奇怪地把头埋在蓝忘记怀了。起初蓝忘机以为是他感情受到了波动,结果后面“咯咯咯”的声音发出来,才发现是在憋笑。


“诶,蓝湛你这句话说的像我要干什么不得了还丧尽天良的大事似的,哎呀,我不行了。”魏无羡一边笑一边说到喘不过气,说着被蓝忘机抱在怀里,于是又趴了回去。


良久,魏无羡才又说话了,“其实我就是想回莲花坞看看……我想了挺久的。江澄那边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想了想就想着和你一块回去了。还有……哎呀,脑子一堆乱七八糟的,反正就是一句话的事。”


“嗯,那就回去看看吧。”蓝忘机把魏无羡抱得更紧了些,低下头去亲了亲魏无羡的额头,一只手轻轻地安抚着魏无羡内心里的混乱,让

他安心些。




十月三十一,莲花坞


时隔多年,魏无羡印象里深刻的莲花坞好像已经在时光中埋没了,可能没有人还会去回忆过去的莲花坞,但是它对魏无羡来说,意义是不一样的。


街上的行人匆匆地走着自己的路,没有人注意到过那个少年站在原地好久都不动,一切都是让魏无羡那样的陌生,年少时的那些都不在,甚至连情谊……


“魏婴?”蓝忘机走上前去,看了看魏无羡,迟疑地叫了一声。


“嗯,二哥哥,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云梦的美!应该没有全部都变了,还是会一点点路的。”魏无羡转过了头,对蓝忘机笑了笑,主动把手牵上了蓝忘机,扯着他的手向前走去。


之前到云梦进行协商的时候,已是深夜,街上人迹罕至,只有一些还没有收工的小摊小贩和酒楼,所以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东西。虽然蓝忘机并不是很喜欢那些吵吵闹闹的场合。


这次是真的天差地别,不少的人在街上游荡,摩肩接踵的。魏无羡轻车熟路地拉着蓝忘机离开了热热闹闹的大街小巷,逆着人流,向另外一个方向走。


左拐右拐了一阵子,一个开阔的莲池出现在了眼前,莲花到这个时候也没剩多少了,不过莲蓬倒是还有不少,一个个浮在水幕之上,显得格外冷清了。


“莲蓬还有啊!蓝湛,摘莲蓬去啊!我又有大显身手的机会了!”魏无羡的笑容是那样的耀眼明媚,好像从来都是从前的那个丰神俊朗的少年,即使千帆过尽。


蓝忘机被魏无羡的笑容所动容着,微微点了点头,一如既往地只说了一个“嗯”,就被魏无羡又一次拉着跑了。


池边停着些租借用的船只,这种事情一般都是不用蓝忘机自己去找人借的,魏无羡一个人就会全部都办好。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也不知道魏无羡和那个老伯说了什么,可能是方言之类的话吧,反正蓝忘机也没有听懂。只见老伯回头看了看蓝忘机,又望了望魏无羡就去解船绳了。


“二哥哥,要是你一个人来,交流有点困难啊!还好有我。”魏无羡向蓝忘机炫耀着。


“不会的,我不会一个人来的。”蓝忘机很小声很小声地说着,以至于魏无羡一时没注意,也没有听清楚。


“嗯?二哥哥你刚刚说什么呢?”魏无羡又赶忙追问了一句。


“无事,走吧。”蓝忘机主动拉起来了魏无羡的手,往船上去。


没有船夫划船,又是魏无羡的生日,于是含光君便降尊纡贵的暂时担任了船夫的工作,拿船桨划船去了。


越靠近莲池的中心,莲蓬就越来越多。魏无羡伸手微微一用力,那些莲蓬就被折下来了。


折下来的多了,魏无羡便叫蓝忘机停下来,招呼着蓝忘机到他那里去。事实上,蓝忘机也做到了,看到了就马上过去了。


“啊……二哥哥,莲蓬,吃呀,喂你。”魏无羡拿着剥好的莲蓬,举起来在蓝忘机嘴边,想要喂蓝忘机。


没成想,刚刚想低下头去吃,魏无羡就飞快的放进了自己嘴里,胳膊环在了蓝忘机的脖子上,亲了上去。灵活的小舌头撬开了蓝忘机的嘴,伸了进去,那颗可怜的莲蓬也被渡了进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刚刚开始,蓝忘机甚至有一点点的懵逼,没搞清楚情况。没过多久,就懂了。反被动变主动,把魏无羡亲的七荤八素的,差点就缺氧了。


缓过来了的魏无羡贴着蓝忘机耳边,咬耳朵似的讲悄悄话,“莲蓬好吃吗?我亲手摘的,剥也是我剥的,都是我哦!”


“嗯。”蓝忘机转过了头,微微点了点头搂着了魏无羡,浅色的眸子里面犹如一个平静的池子,突然间被一块小石子激荡出了一阵一阵的涟漪。


当两人都静静地坐在船上,一边看着眼前的那些风景,一边剥着莲蓬给对方的时候,魏无羡盯着流动的池水,似乎是突然间想起来,笑出了声。


“诶,蓝湛,我少年的时候,也想要过要带你来云梦摘莲蓬,打山鸡,等等……嗯,好像和你说过了,不知道你还记得吗。当时江澄还阻止我来着……哈哈哈……”


魏无羡提到江澄,笑容有些微微的敛去,随后又一脸没心没肺的笑,不停地和蓝忘机说当年自己想干的事,一边笑一边说个没完没了,以前的事情都像倒豆子似的倒出来。


蓝忘机也不去打断魏无羡的话,即使他滔滔不绝。在一些适当的地方还会答应上几句,以示他一直都在听。


他有的是时间陪着魏无羡说这些东西,他同样愿意为魏无羡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无论那些事情的对错如何,都不置可否,在需要时明明地去安慰,这是蓝忘机唯一能做的。


渐渐地,天色已晚,蓝忘机和魏无羡谢过老伯,便离开了莲池附近,又回到了本来早上人山人海的街市之上。


不知为何,今日的人们早早便大多都回去了,明明也并非是特别的晚,连天都没有黑完,街上的人也没几个了,虽然还有一些小摊小贩还在做生意。


不过这对蓝忘机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这样子的云梦更有一种神秘感渲染着,总好过早上那时喧闹的情景。安安静静,确实会让人的心慢慢静下来。


魏无羡倒是没有去找酒楼吃饭,毕竟也没有什么必要,反而去光顾了一下那些还没有收摊的小商贩的生意,潦潦草草买了些特产就随随便便在摊上坐着吃了起来。


蓝忘机也没有多问什么,甚至连魏无羡不断地递食物都眉头没皱,极为平静地一个个的接了过来,又一个个地放到了旁边的小桌子上,直到魏无羡的手摸不到任何的食物。


“嗯…………嗯?!二哥哥,你不吃?”魏无羡尴尬地回过神来,讪讪地笑了笑,把原本还在摸索食物的手收了回来,整个人都显得不自然了。


蓝忘机并没有答魏无羡的话,而是顺着他刚刚的目光看了过去,突然就明白了什么。从魏无羡的那个角度来看,应该是可以看到远处的莲花坞了。


“上次你就同我说想回莲花坞看看,现在到云梦了,若是想,便回去看看吧。”蓝忘机压低了声音,轻声对魏无羡说着,眼神中的情绪无声地安慰着魏无羡的内心。


这次,魏无羡极为少见的没有马上回答,刚刚还看向蓝忘机的眼睛低下去看手中吃的食物,眼睛里的情绪昏暗不明,也无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蓝忘机也不催,一句话也不多说,随手拿了桌子上的一包食物,细嚼慢咽起来。


良久,天已经黑了,深秋的天气,晚上与早上差得很大,冷风吹过来的时候,魏无羡一时间感觉到了丝丝寒意,终于是开口了,但是眼神依然不知道在哪里飘:“我想回去,就回祠堂看看……可惜……师姐不在那。”


“若你想,我们现在便去,无妨。”蓝忘机默默地伸手抱住了魏无羡。风从来没有停,可魏无羡突然觉得好像不冷了,真的,也许以后也不会了吧。







作为云梦江氏的仙府,莲花坞也是有不少的家仆与门生看守着的。内部的守卫就比较少,但是多多少少也是有人值班的,可对于蓝忘机和魏无羡来说也不是难事,更别说祠堂从来没有安排过看守,原因也不是难理解的事情。


莲花坞重建还是一个布局,虽然感觉不一样了。只有小心翼翼地绕开所有的看守,对魏无羡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轻车熟路到达了祠堂门前,魏无羡突然停下来了。


就站在那里看了那块牌子好一会儿,才左看看右看看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里,才慢慢吞吞地往内院里面走。也许是上次事件留下来的一点点小阴影造成的吧。


走到了最里面的祠堂,蓝忘机便不进去了,只留魏无羡一个人独自进去。至于是避嫌还是为了给他放风,那就不是很清楚了。


进去的魏无羡不说话,径直走到了一旁――摆放着香火的那个角落,拿了些去。香火炉里还有没有烧完的大号龙烛,正燃着火,到也省了魏无羡的事。


蓝忘机时不时往里面瞄一眼,只能见到魏无羡瘦弱的身影正倒影在地上,人跪在蒲团上,模模糊糊好像有些“你们……安心……对不起”之类的声音,但是听上去也不真切,可能是离太远了吧。


那个影子看上去是那样子的脆弱,忽明忽暗的光使它时隐时现。终于,魏无羡肯从里面出来了。就算是出来,也在迈出门槛去的最后一步回头最后看了一眼。


出来的魏无羡依然是那个魏无羡,离开祠堂的那一瞬间开始恢复放飞,又重新把手搭在了蓝忘机的肩上疯狂话痨,也不知道是被触到个什么点了,一整天都是这样。


“诶,居然到这里了。”重新路过之前的那棵树,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停了下来,“这么多年还在这里啊,我小时候就有了吧?二哥哥还记得它吗?”


“记得。”夜已深,温差太大了,不料还起风了,魏无羡穿得少,所以蓝忘机干脆就把他抓过来捂怀里了。


“那我偷偷告诉二哥哥哦,当时我在上面的时候,就想着你接着我,我就以身相许了,二哥哥不知道吧!”魏无羡小小声地在蓝忘机耳边说道。


“既然如此,怎么不想到做到?”蓝忘机眸子里毫无波澜,脸不红心不跳的,越发能扛得住魏无羡的骚话了。


“做到了啊,现在已经做到了。二哥哥,你说我们会不会一辈子都这样子陪着对方了鸭?”魏无羡的话轻飘飘的,但是内容里却又是那样的深重。


蓝忘机在魏无羡的唇上轻轻落去一吻,眸子里带着一种柔情,一种这辈子只能在魏无羡面前所露出来的柔情,让魏无羡沉溺于其中的温柔而永世相陪。


“会的,我还好陪你过一次又一次的生辰,只要你愿意,我还会陪你来这里看一次又一次。生日快乐,魏婴。”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抚平你全部的伤口,让它不再这么痛,只愿护你从此无忧。


――――and――――

第二年给羡羡过生日了!刚刚好今天也是我农历的生日,今年妈妈说要过农历啊!嘿嘿嘿,开心!这篇之后会精修,匆匆忙忙赶的,有些地方很生硬……抱歉了,最近手感不好,之后复健

我要继续码字了,加油油!

凌梦Lemon:

『 少年义气无限,鬼蜮丹心未变。


    游云雁,无羁客世间。






——魏无羡生贺活动24h·终宣


——“忘琴星语意无羡”







归来仍是少年。







·staff


策划:凌梦Lemon @凌梦Lemon 


协助:沐雨晨兮 @沐雨晨兮 


文案:雪域梅寒 @雪域梅寒 


题字:凌梦Lemon @凌梦Lemon 


美工:凉白 @凉白不是凉白开. 


剪辑视频宣传制作:木槿 @门徒木槿


 


 


时间安排:


00:00【画】AJing @AJing 


01:00【文】墨水不装瓶 @墨水不装瓶 


02:00【画】苍顾行 @苍顾行—— 


03:00【文】梦蝶 @梦蝶不如痴狂 


04:00【画】索菲亚 @索菲亚 


05:00【文】玄沧 @玄沧。 


06:00【画】lost球 @lost球 


07:00【文】苏槿汐 @苏槿汐 


08:00【画】WU1kou @WU1kou 


09:00【文】尘随君行 @尘随君行 


10:00【画】茂修不是毛球 @茂修不是毛球 


11:00【文】凉白不是凉白开 @凉白不是凉白开. 


12:00【画】沐月藍 @沐月藍 


13:00【文】落花熙语 @落花熙语 


14:00【画】木由子 @YOU(木由子) 


15:00【文】韭菜卷心 @🎐韭菜卷心🎐【蟹脚退避】 


16:00【画】陈桉 @陈桉 


17:00【文】西门奶酪威化小饼干 @西门奶酪威化小饼干 


18:00【画】桃枝 @蜜桃寒天益菌多 


19:00【文】若起南风 @-若起南風- 


20:00【画】听寒 @听寒。 


21:00【文】凌梦Lemon @凌梦Lemon 


22:00【画】HD一端反称 @HD一端反称 


23:00【文】阿狐 @kissing the fire 


 




❤❤彩蛋❤❤


①【画】盐煎梨 @盐煎梨 


②【文】毕岚 @毕岚 


③【画】听城 @岡目八目 


④【画】阿鸠鸠 @阿鸠鸠 


 


(彩蛋随机掉落鸭)





星星闪烁,生辰降临